Mindiverse 空谈 # 第13期:音频+文字

如何管理欲望?自我是所有精神冲突的唯一来源;自我越小,大脑能耗越少

大家好,今天推送「空谈」第13期,聊聊自我。要点如下 ——

  • 从神经科学角度,什么是自我?
  • 为什么会有自我内耗?
  • 当整个社会都在强化自我,该怎么办?
  • 很多忘掉自我的方式,只是暂时逃避
  • 识别自我的存在,是第一步
  • 放下自我,不是一时之功,需要耐心和练习

以下是文稿,全文3400字 ——

对很多人来说,自我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话题。

熟悉是因为我们每天都在说我怎样,我怎样,我怎样,同时, 自卑、自信、自负、自傲,里面都藏着一个自我;

而陌生是因为人们好像从来没有把它单独识别出来,从未确认到它是很多心理困扰的一个根源。

正如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所说,“自我是所有精神冲突的唯一来源”。

很多心理挑战、精神困扰都是因为自我的存在。所以,今天就来聊聊自我到底是个啥?

什么是自我?为什么会有自我内耗?

不同的书、不同的人,对自我有不同的定义。当我们用文字去描述时,永远是漏洞百出,误解丛生。但如果大家能够通过正念冥想来感受什么是自我,一定能感受得到,而且会达成一致的结论。

如果你非要问“自我”是什么?

从神经科学角度看,自我就是一群神经回路在活动,一直在活动。

给人的感觉是心理上的“我”是真实存在的,它是一种错觉,非常强的错觉。

而当我们经常说“我”这个字的时候,又在给大脑输入这样一个反馈——我是存在的。这在无形中又强化了我的概念。

在神经科学上,有一个概念叫做默认模式网络(Default Mode Network)。当我们在扫描大脑图像的时候,能看到主管自我意识的神经回路一直在活动。

这意味着什么呢?

从生物学的角度看,神经元的活动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和氧气。而自我也是一群神经元的活动,当有一个非常强的自我存在时,我们的精神能量消耗是非常多的。

换个角度来解释,大脑的每个想法都是一个回路。当每个想法中都有一个“我”存在的时候,大脑就会迷惑,它会把很多“我”当成一个“我”。

当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,各种矛盾纠结就出现了。所以当大家处在一种非常强的自我模式下,焦虑,拖延,自我内耗,各种问题都来了。可能这一天你啥也没干,但仍然感觉很累。

而当我们放下自我,放下一切想法,去感受此时此刻,那是真正自由的时刻;当我们自由的时候,我们充满能量。

当整个社会都在强化自我,该怎么办?

现在整个社会都在不断强化自我,鼓励个人奋斗、成就和功名,正如个人主义在西方社会的盛行。社会把每个人都束缚在了一个心理上的我。

当社会让每个人都这么想的时候,每个人都带着自我,和别人交流,大家互相加强,哦,自我是存在的。

比如说,我想上好大学,我想找一份好工作,我想挣很多钱。每个我都这么想,大家一交流,更加确信,我是存在的,甚至从未有过觉察和怀疑。

乍看起来,这种做法能够利用竞争机制,鼓励每个人有所成就,有所创造,推动社会的发展。

但是通过竞争鼓励个人奋斗,只有少数人能够踩在别人的肩膀上,成为所谓的“赢家”,但是大部分人怎么办?他们的潜能没有被充分地释放出来。换句话说,并没有做到人尽其才。

而且在竞争机制下,极少数赢的那部分人也未必开心。他们会有很强的不安全感,担心自己会掉下来。因为他们已经深深地接受了这个逻辑,我要比别人更成功,才能更幸福。其实,内心的幸福和别人无关。

当社会建构在放大自我这个概念的时候,矛盾重重,大家都不开心。

可以理解的是,由于人类社会在这个游戏里已经玩了太长时间了,很难停下来。

正因为如此,我们要正念,要把内心世界和社会规则脱节。要在内心里面实现无我,才能获得平静快乐。

因为当前的社会就是这么复杂,就是这么构建的;你仍然可以玩这个游戏,但是心里要遵循另外一套逻辑。

回到一种最简单最质朴的方式。你可以继续做你的事情,但以放下自我的方式。

换句话说,以出世的精神,过入世的生活。

有人会问,真的能做到吗?

能,但要修心。通过正念冥想,来观察内心,观察自我的变化。你能找到一个有效的方式来消解和抑制自我。

每个人的方案可能不一样,但意识到自我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。

**很多忘掉自我的方式,只是暂时逃避 **

其实,在生活中,人们已经在用某种方式来忘掉自我,来获得一种精神上的放松、愉悦和平静。

比如说很多人沉溺于网络游戏,或是看娱乐节目,都是在寻求一种短暂的忘我。

当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的时候,“我”的那部分神经回路就暂时不活动了,所以大家会感到一种放松愉悦的状态。

再比如,有人会喝酒,通过酒精来麻痹神经系统,实际上是麻痹那部分用于支持自我意识的神经回路。

平时无论在职场也罢,学习环境也罢,由于这种自我的存在,你会感到压抑。当感到压抑的时候,恰好是自我存在最明显的时候。一种典型的心态是,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充分的施展。

还有在西方社会,经常会有大的派对,聚众狂欢也是一种转移注意力的方式。

再比如,一些精神药物的使用。上世纪60年代,美国很多年轻人使用致幻蘑菇,它会让人产生一种幻觉,但不至于成瘾。学术界也为此展开过一段热烈的研究。在大部分国家,致幻蘑菇是被禁止的。但是,你要看出,在这种需求背后,是人类的精神问题。

再换个角度,来说说自私。自私是因为我们在不断利己,想要满足心理上的我。但是这个心理上的我是一个心理活动,它变化多端,当你不断满足它的时候,会发生各种冲突和变数。

其实,自私的时候,我们并不舒服。所以有句话是这么说的,无私是自私的最高形式,当你无私的时候你最舒服。从另一个角度看,TA真正的有利于自己。

从刚才这些例子来看,我们人类不断在寻求瓦解自我的方式。但是以上这些方式都是短暂的、治标不治本的、有害的、逃避的方式。

真正去消解自我的方式,是去面对它,去观察你的内心,去了解这个自我在你内心中的作用。

这需要去整体上来调整内心的状况,来实现一种不反应,不判断,不执着,不介怀。换句话说,保持正念,化解自我,需要在每时每刻来做。

意识到自我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

自我是很顽固的,是会变形的。它会藏在各种形式中,让人难以察觉。

在生活中,能够意识到哪些问题是由自我导致的,已经迈出了最重要的第一步。

比如说,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,自我非常容易被唤起。当你被批评、指责的时候,容易产生防御心理,为自己辩解或攻击对方。

再比如,当我们憎恨、埋怨一个人的时候,已经默认了自我的存在。

因为整个社会,人与人的交互是非常复杂的。当你去观察一个人的内心变化,发现TA受到了很多人的影响。你很难去追究不良想法和行为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。

当我们指责某个人的时候,实际上潜意识里面认可了自我的存在。

正如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所说,“自我是所有冲突的唯一来源”。

你可以去体会一下,看看是否认同。

当我们在乎别人的看法时,会很纠结很难受,那就是各种冲突最直接的结果。

比如说,你在想穿哪个衣服出去好看,实际上是在乎别人的看法。换上这一件,不好,再换另外一件,不好,再换另外一件,还是不好。

看似在换衣服,其实内心在经历各种冲突。

放下自我,不是一时之功,需要耐心和练习

比如大家在工作里面,你要做演讲,一旦你在乎别人看法,这演讲就特别困难,你会紧张,会焦虑。因为你带着一个很强的自我意识,你越是努着去做,你的自我能耗越大。

你可以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媒介。比如你要代表公司展示一项成果,你只是一个传播的媒介,同事们一起努力的成果,通过你的大脑、声音传递出来。

你只是一个通道,信息流经你的大脑,你发挥主观能动性去处理信息,然后予以呈现。仅此而已。整个过程中,不要想着别人会怎么评价“我”。

没有我的存在。

在一次采访中,有记者问一位射手:在投篮的时候,会不会担心,球不进,遭到队友的指责?

射手说,不会,接到球之后,就是根据当时的情况,从一个最佳角度,把球投出即可。

那一刻,没有自我和得失,完全是在当下。

这需要练习,需要磨练。好比在正念冥想中,关注呼吸,刚开始肯定会走神,会有想法出现。你需要练习,通过意识训练无意识,走神会越来越少。

同样,在刚才演讲的例子中,由于自我存在,你长期在乎别人的看法,紧张焦虑,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。想要调整,需要接受当下,需要正念,需要耐心和时间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你会意识到,每次遇到类似场合的时候,自我又回来了,你要通过冥想,或是其它方式,让你的无意识部分来控制这些活跃的神经回路。

慢慢地,你会放下分别心,觉得这次演讲不重要,重要只是你的一种判断。

当你不再判断之后,你也不再害怕别人的判断。无论你怎么讲,总有人喜欢,有人不喜欢。

你的无意识大脑,正在慢慢地放下自我。

结语

建议大家在做正念冥想的时候多加留意,去观察内心,在什么场景下,自我会被唤起。

觉察,是非常重要的。

感谢大家的阅读。

下期再会:)

Note

写在最后:

这里分享的很多观点,是Cico在正念状态下体会到的。若你在正念状态下,可能很容易理解文字背后的想法。若不在正念状态,可能会有误解。我们用问答体呈现,也是为了避免咬文嚼字,陷入对语言的执着。语言是一种媒介,有时不尽完美,希望我们都能超越语言,来探讨这个抽象的话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