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ndiverse 空谈 # 第11期:音频+文字

上集 — 理解你的”现实”,是探寻生活意义的起点

J:人生的意义,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,C,你准备好了吗?

C:我准备好了。但是正在阅读或收听的朋友,如果你之前没有被这个问题困扰过,那请不要继续听了。如果你正在被这个问题困扰,那欢迎继续往下听。

因为这些问题能够引发很强的好奇心,带来很多困惑。但从正念角度看,很多问题都没有答案,不是因为找不到答案,而是因为我们问了一些不该问的问题。

生活的意义 脑图: 理解你的”现实”,是探寻生活意义的起点

当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们的心是很平静的,没有波澜。但如果你偶然碰到了这个问题,可能源于你的生活经历,也可能来自跟别人的交流。这时候你开始变得好奇,因为我们人容易被这些问题所吸引。

人生的意义是什么?对这样的问题,我们有两种解决方案,第一种是忘掉问题,不要被这个问题所打扰。那意味着我们要放掉这个想法,不执着于这个问题,还要对这个问题没有反应,这需要一系列内心的调整。这个过程已经是在「正念」,矫正我们的念,即想法。

第二种是找到答案。为此,我们要深刻理解内心的运转方式,探求意义到底是什么?为什么要寻求意义?在这个状态下,我们依然需要正念。

所以这两种解决方案,无论采取哪一种,都需要正念。

J:由于经历过亲人离去,我从十几岁开始遇到这个问题,我想找到答案。

C:那我们继续聊。当我们思考这个问题时,不能只局限在问题本身,而是要观察内心整体的状况。当你的内心整体调整之后,这个问题可能就不再打扰你了。

我们理解人生的意义,有一个重要的起点,那就是理解「现实」这个概念。因为意义只存在于特定的现实中。

我们常说每个人生活在不同的现实里。什么是现实?为什么每个人有不同的现实?有大现实、小现实。

现实的英语是reality,它未必是事实(fact)。

现实是基于每个人的神经系统,对外界事物的一种反应,包括各种思考,由此产生的一种内部感知的世界。

换句话说,外部世界可能是一样的,但每个人看到的、感受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。这是现实最简单的解释。

比如,现在桌子上有一个红色杯子,我说是红色,但是我看到红色,未必是你看到的红色。

当我们说红色的时候,是我们通过语言来寻求一种妥协,我们把这种颜色叫作红色。但是你看到的红色跟我看到的红色是否一样?我不知道,可能不一样。

再比如,同样是18摄氏度的井水,但是你感受到的温度和我感受到的温度是不一样的;即便是你自己,在夏天感受到的温度和在冬天感受到的温度也是不一样的,夏天感觉凉爽,冬天感觉温热。 再举个例子,一个人在职场工作十几年了,做市场工作,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,他会觉得这个世界充满圆滑世故;但如果一个教授,在大学里面工作十年了,经常接触涉世未深的大学生,可能会觉得一切很美好,这是两个人不同的现实。

每个人的神经系统是不一样的,每个人的神经元对外界刺激的敏感度也不一样,所以,我们想法也不一样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小现实。

比如,我们都说汉语,出生在中国或是其他的华人世界里,我们有类似的文化,这让我们分享了一个很大的现实。

但同时每个人又有不同的小现实,即便在一个家庭里,你和父母之间,和兄弟姐妹之间,和朋友之间,对事物也有的不同看法,这意味着你们有不同的现实。 我们只能理解自己的现实,但无法透彻地理解另外一种现实。

J:如果来转述一下,现实是我们每个人对于世界的理解和看法,根据这种理解和看法,我们来决定如何行为处事。

现实又有大小之分。整个华语世界是一个大现实,其中每个国家、每个区域又共享一个群体现实,而在一个群体当中,每个人又有自己的现实,而且都是不一样的。 但问题是,很多人没有意识到,他可以有自己的现实,他总是想去和别人的现实保持一致。这是很多人迷茫的一个原因。

C: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坐下来观察内心,理解我们在怎样一个现实里面。我们要去感受,为什么我们的现实跟别人不一样。

我们很容易忽略这个问题,倾向于认为大家的现实是一样的。所以有的人会把他的观点强加给别人。他觉得他喜欢的,别人也喜欢。我这么想,你也这么想,这是一种错误的假设。

J:比如说,现在人们认为有一种成功是在职场上晋升,拿百万年薪,其实这只是某一群人的现实。他们把这种现实扩散给别人,让很多人以为那也是我的现实,其实并不是。那是他们的现实,你有你的现实。

意识到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现实,仅仅是意识到,已经是一切的开始了。每个人有不同的现实,你不必非得去按照别人现实来生活。

那就是说,通过正念冥想,我们能够看清自己的现实,同时找到一种捍卫自己现实的勇气,是这样吗?

C:或许是。但同时要意识到,现实一直在不断变化中,你无法控制。因为你周围的环境在变化,你的内心也在变化,所以整个现实也在动态变化。 所以你要去掌舵你的现实,而不仅仅是捍卫。这既是一种捍卫,也是一种呵护。

要掌舵你的现实,首先你要意识到「影响」。在静坐中,慢慢地,你能感受到影响。

我们每时每刻都在不自觉地被影响,看手机,看新闻,做任何事情你都在被影响。你要知道谁在影响你,你在受着什么样的影响,这是你能走出被影响的第一步。以此为起点,才有可能去看清你的现实,掌舵你的现实。

中集 — 迷茫是因为现实的不断瓦解和重构

J:刚才说到,现实是我们去探寻生活意义的一个起点。那接下来呢?一个人的现实和生活的意义有什么关系?

C:因为意义只存在于特定的现实中。如果你要问生活的意义是什么,你就要问,你在一个什么样的现实里面。

几十年前,这个问题比较容易回答。但是现在,由于互联网和全球化,很多人的现实在高速地变化,不断地建立,不断地瓦解。而随着你的现实改变,你的意义也在改变。

生活的意义 脑图: 迷茫是因为现实的不断瓦解和重构

回想三四十年前,那个时代的人,没有互联网,没有微信,生活只是局限在当地的一个小圈子里面,你的朋友也就几十个人。

人们的生活也很简单,很多人的工作是子承父业,也没什么可着急的事。他就在那儿生活着。

那时候人也有绯闻,谈谈镇上其他人的绯闻,嚼嚼八卦,饭后闲余地聊天。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。

再看看现在,所谓的互联网时代、全球化,各种高大上的名字。我们有各种聊天软件,我们的圈子不再是当地,我们正在跟来自不同地域的人、不同国家的人交换信息。

你要意识到你在接受各种各样的影响,来自不同文化,不同大脑,不同思维方式的影响。

J:而且不仅仅是信息的交换,现在人们自由迁徙的能力越来越强了,我们可能出生在一个地方,然后去另一个城市,另一个国家工作。

C:在这种环境下,大家再看一下「影响」。40年前的人,生活都是在当地的社区,影响我们的只是当地那些人,大家有着非常相似的生活习惯、思维习惯。

但是现在不一样。你早上看的是全国各地的新闻,跟来自不同省份,不同国家的人聊天,当你不断去跟这些人交互的时候,你会发现你之前的现实在不断地瓦解,不断地形成,不断地瓦解,不断地形成。

这是什么样的感觉?

轻则迷茫,困惑;重则感到精神上的痛苦。

我们不断地看到其他人是怎么生活的,这些信息不断地加入到我们对世界的看法,我们还要拿自己跟别人去对比,为什么别人那么好,而我却不够好?

羡慕之后,你可能会按照那种现实去努力,但是还没努力多久,你又看到另外一个人的现实也很好。哇,好棒。你又换了一种现实去努力。

捡了芝麻,丢了西瓜。

当我们的现实不断地重构和瓦解,只在那个现实中存在的意义,也在不断地瓦解。之前你认为很有意义的事,转身一看,好像也没什么意义,甚至会又一种被以往现实蒙骗的感觉。

J:现在有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,会觉得做什么都没有意义。

C:他们可能也感到了一切皆空,但是,是否合适理解它却是另外一回事。

一切皆空不等于什么都不去做。恰恰相反,正因为一切皆空,我们想做什么,做什么,带着爱和友善。

空,是因为我们看到外界事物,经历不同的环境,我们产生这种想法、这种感觉,它是空的。因为它是在大脑神经系统里产生的各种幻想。它是一种神经回路,忽闪忽灭,此刻出现,下一刻又消失,所以它是空的。

但是世界万物又是存在的,我们不能否认这点。

这里存在一个二元性,即世界万物都是存在的,同时我们对外界事物的任何想法和反应是空的。

J:你说的「空」,就是说很多想法此刻存在,下一刻就不存在;在这个现实当中存在,当换了环境,换了现实之后,它又不存在了。是吗?

C:这是空的基本含义。所以我们谈论意义的时候,我们要意识到,意义只存在于特定的现实中。你换了现实之后,之前的意义就没有意义了。就空了。就消失了。 随着你的现实改变,你的意义也在改变。

拿我的经历来举个例子。我在七岁的时候,经历过一次大手术。我经历了疾病的痛苦,也感到别人的关爱。这个经历让我萌生了去当医生的想法,觉得治病救人真的很好,那是我小时候的现实。

但后来在我上小学、初中、高中的时候,数学变成了我的新的现实。

在上大学的时候,我没有选择医学,而是选择了数学。在这样一个十几年的跨度里面,我的现实在不断转变。

之前,对我来说,当医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。但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,我不再觉得当医生对我有多大意义,我认为做数学能够开启哲学大门,更有意义。 你看我的现实在不断转变,我的意义也在转变。

J:这个例子非常好。如果你说意义只在特定的现实里存在,还有一个例子是,商人想赚更多的钱,但是这个意义只在那些有商业思维的人群里存在。 而对于艺术家来说,他们认为生活的意义在于创造,在于表达。

C:对。但是,现在赚很多钱变成了很多人的现实,其实,它只属于真正做商业的那部分人。

J:意义只存在于某个特定的现实里,这个观点对于探讨生活的意义有什么帮助呢?

C:这是继续探讨的必经之路。正因为意义只存在于特定的现实,如果你要问生活的意义是什么,那你要意识到,你在一个什么样的现实里面。

J:我的现实是什么?我还没想清楚,在这个世界上,哪些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,我要在哪些事情上给予最高的权重。

C:你回答得很好,其实你很难意识到你的现实在哪里。怎么去找到你的现实?这是一个难题。

大家需要坐下来去冥想,去观察我们的内心,这是最有效的方式。

下集 — 既然一切皆空,为何不做自己?

J:现在的探讨已经足够深入,让我觉得这事太难了,我的现实是什么,我想不清楚。我可不可以不想了?只要这一天我还活着,就做我该做的事情。

C:问题解决了!第一种方案实现了,忘掉问题。刚才我们的讨论就是想告诉大家,这个问题有多么荒谬。

J:就是说生活的意义,不是一个非得回答的问题,不想它也完全没有问题。但如果我把它想清楚了,又有什么好处呢?

生活的意义 脑图: 既然一切皆空,为何不做自己?

C:这个问题不再困扰你,你该怎么活怎么活。

J:如果我能把这个问题彻底忘掉,它不困扰我;如果我把这个问题彻底想通,它也不困扰我。由于这个问题已经困扰我很多年了,我还是要想清楚。

C:好,那咱们继续往下走。

下一个问题是:你为什么要找到意义?图啥?

J:因为人生是一个过程,人的生命是有限的。我想在有限的时间内,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不虚度此生。

C:这是你的「想法」,再继续说,说得更基本一点,回到你的「感觉、知觉」上来。为什么你要找到意义?

J:如果做了一些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情,我会很有成就感。

C:好,你认为找到意义之后,你会获得成就感。通过成就感,你会有一种快乐,一种愉悦,一种积极的感觉。

J:那种感觉可能是没有懊悔,一种平静和不纠结。

C:按照你的回答,我们寻找意义,实际上是为了获取平静、快乐、不纠结。仅此而已,是吗?

只要你能寻求到平静,快乐,满足,没有痛苦,你还需要去寻求意义吗?或者它本身已经变成意义了。

大家想想,当我们在寻求所谓意义的时候,实际上我们是在最终寻求那种快乐,平静,满足,没有痛苦。

换句话说,当我们直接去寻求快乐,平静,满足,没有痛苦以及各种积极的感觉时,我们还要去寻求意义吗?或许寻求快乐,平静,满足,没有痛苦,本身就是意义。

J:我可不可以说,这是你的现实?你找到的意义?

C:我倾向于认为这跟现实没有关系,你可以把这个现实换作任何现实,把意义换作任何意义,最终你寻求的都是快乐,平静,满足,没有痛苦。

J:那像你说的,我们最终想要体会的是这些积极的感觉,我怎么才能找到呢?

C:那就要去观察我们的内心,要了解内心是如何运转的。你的内心是你的老板,是你真正的领导者,你要去理解他,才能引导他,让你获得快乐,平静,满足,没有痛苦。

J:这让我想起了美国流行歌手玛利亚·凯瑞的一首歌,Hero(英雄),那首歌说的也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英雄。你们想说的可能是一个意思,只是用了不同的语言。现在问题的关键是,怎么去了解内心是如何运转的呢?

C:正念冥想是非常好的方式,也可能是最好的方式,去观察我们的内心。你需要努力,需要调整你的状态,去观察内心的各种陷阱,比如执着,努着去做,不耐心,还有反感、厌恶、不友善,都是陷阱,一个个坑。

我们需要意识到它,同时不断调整自己,要深刻理解一切皆空的概念,要深刻理解自我这个概念是空的。自我只是一些想法,一些神经元的活动,跟意义是一个道理,都是空的。

我希望大家坐下来去冥想,去观察自己,这是最有效的方式,而不是听我们在这里唠叨。

J:关于正念冥想,我们以后慢慢聊。回到生活的意义这个话题,C,你从十几岁的时候开始困惑,生活的意义是什么,一直探索了十几年。直到近年的冥想,让你看到了一道光,你觉得你找到答案了。你能不能和大家分享一下,你找到的答案是什么?

C:这个问题一开始困扰我,也是因为语言文字本身的问题。意义是什么?当我们去查字典的时候,意义这个词就很模糊。意义是什么,我都搞不清楚,我在追求什么?

所以这问题困扰了我十几年。在十几年里,我也经历了不同的体验。

我高中的时候,生物做得比较多;大学进入数学领域,通过数学,逐渐接触到了哲学;同时我还接触了密码学、信息安全这一块。

后来在IT公司接触了互联网从业者的思维状况,后来又做了生物信息这一块,接触了做生物的人的思维状况。

后来我又探索人工智能这一块,接触到这个领域的人的思维状态。

还有英语对我影响特别大。当进入到自由使用英语的阶段,发现它跟中文之间的冲突是非常明显的。后来又学荷兰语,进一步发现,不同语言带来的思维回路是不一样的。

当我不断转换领域之后,我感受到一种非常深的「空」,就像很多人说得一切没有意义的感觉。

在我接触不同人时,我必须按照那种思维回路来思考,才能跟那些人进行交流。

J:你说的「空」是指,每个小圈子都有专属于它的现实和意义,但这个意义只在这个小圈子存在,比如在数学的圈子,在互联网的圈子,在荷兰的圈子。

C:我就像一个流浪汉一样,没有归属感,这是一个非常糟心的过程。在接触正念之后,它给了我一种信念,让我重新理解了这种流浪状态也是一种现实。 我没必要非得跟别人的现实融合在一起。

做我自己。

我发现,在不同现实之间切换的经历,能够让我更深刻地理解正念,给我带来了很多积极的东西。所以从字面上讲,传播正念,分享这些思维回路,让更多人受益, 帮助大家去冥想,去关注自己的内心,让每个人都能够意识到这些问题,让每个人都可以觉醒,每个人因此都能够成长,变得更好。那它变成了我的意义。 从这个意义,我能得到一种快乐,平静,满足。

J:当你找到你的现实之后,周围的现实会影响到你吗?比如说,我想赚很多钱,我想走上一个很高的职位,我有很高的这种声望,这些想法对你一点影响都没有吗? C:每当跟这些人接触的时候,我有很大一部分精力是用来意识到自己是如何被影响的,我有很多精力是用来强化自己的这种思维回路,来减少和规避这些影响。

当你深刻意识到一切皆空之后,你可以选择一个想要进去的现实,可以重塑你的现实,可以构建你的意义。但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快乐,平静和满足。

比如,你之前是一名教师,通过正念冥想,你认识到内心如何运转之后,你可以调整你的现实,让你快快乐乐地做一名教师。

你想做什么做什么,做你自己。

但一定要建立一个健康的现实。当你正念之后,你会深刻理解什么是健康的现实。

我可以给大家举个例子,比如说追求名誉地位,这是一个极度地对自我的执着。当你对自我有执着的时候,你会有各种痛苦,那不是一个健康的现实。

什么是健康的呢?可能现在已经到了语言能够传达的边界了,剩下的事情需要你自己去感触,通过正念,大家一定能感到什么是健康的。 (比如说呢?)

比如,你想去构建一个意义,让自己快乐平静,它一定要基于没有自我(be egoless),慈悲(be compassionate),要善良(be kind),要真正的善良。如果你要去构建意义的话,可以遵循这三个原则。

但我们之前说了,意义本身是空的,你最终追求的是平静、快乐、满足、没有痛苦,各种积极的能量。

J:我现在的感觉,用两个字来形容,就是——烧脑。今天讨论的这个话题,好像触及到了非常底层的一些思维方式、价值观。

C:所以我说这个问题本身有多毒!毒得我们不得不深挖到大家思维的最底层,把这些毒给吸走。可见这个问题太毒了。

J:最后我们来总结一下,对于生活的意义,要么不想,要么想透,这两种方案都需要正念。

C:通过正念,通过努力,当你深刻意识到我们内心是如何运转之后,这个问题将不再是问题。

J:好,这一期的空谈我们就聊到这。好,非常感谢大家的收听。咱们下期再会咱们下期再会。

Note

写在最后:

这里分享的很多观点,是Cico在正念状态下体会到的。若你在正念状态下,可能很容易理解文字背后的想法。若不在正念状态,可能会有误解。我们用问答体呈现,也是为了避免咬文嚼字,陷入对语言的执着。语言是一种媒介,有时不尽完美,希望我们都能超越语言,来探讨这个抽象的话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