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ndiverse 空谈 # 第5期第二部分:音频+文字

Joyce:大家反感鸡汤的第二个方面是,鸡汤有时想传递一些正面的信息,但在里边掺杂了一些虚假的事实。

比如说,在网上有一篇流传很广的文章叫《鹰的重生》。文章说,老鹰是寿命最长的鸟,可以活到70岁。但是当它活到40岁的时候,它的喙、爪子和羽毛都已经老化了,它必须要把这个喙、爪子和羽毛全都拔掉,然后让它们重新生长出来,他们才可以重新飞翔,然后这样可以再活30年。但是后来有一些科普网站去考证,结论就是说老鹰的重生只是一个传说,根本就不可能。这时候大家就有一种被骗的感觉,你怎么看待这种鸡汤?

Cico:这个还是一个语言本身的问题。不论是读者也罢,还是作者也罢,问题在于交流上的误解是非常明显。这也是为什么在传播正念的时候,也存在类似的问题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不断强调,让大家自己先体会为主。因为你体会的时候,你不需要语言来帮你来解释。在你体会之后,你领会到那个点之后,我们再说语言的时候,你会直接领会那个点,而不会被我语言的其他东西所带偏。

Joyce:当我们带着一种正念的状态去读文章的时候,就不会被它的字面意思所迷惑,我们去穿透它这个文字,在这些文字背后,作者想传递出一种什么样的信息?

Cico:没错。而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在读书的时候非常容易被字面意思带偏。我认为这也是鸡汤的一个局限,它过于从意识上来传递信息,但传递的都是误解。

Joyce:这就是关于大家对鸡汤反感的第二个方面。然后第三个方面就是毒鸡汤。鸡汤进入中国之后,不断演变,就变出了一种毒鸡汤。毒鸡汤在里边裹挟了很多错误的价值观。一个典型的例子,比如说前几年咪蒙写的文章,比如说《致贱人》或《致low逼》。

Cico:这话听着就有点过分。

Joyce:先说说致贱人这篇文章。在这篇文章中,咪蒙列举了几个小故事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,这几个小故事都是说有些人就是特别的自私,他觉得你擅长哪些方面,老是想让你帮忙,而且还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。

所以说在这篇文章当中,咪蒙把这些人就称为“贱人”。最后,她通过几个类似的故事得出的结论是,别不好意思拒绝别人,反正那些好意思为难你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。你看这篇文章,她得出这个结论就说你要敢于说no,这个结论也是有道理的。

Cico:说no是必须的事情,但是它的推理方式我是不赞成的,但是这个结论是没什么大问题。我们常有同样结论,但每个人有不同的推理过程,这很正常。

Joyce:但是在这篇文章中还有一个问题是,咪蒙罗列的几个小故事之后得出这个结论。我也知道我要对别人说no,但是我可能没有说no的勇气,有些时候我也没有说no的智慧。但是这篇文章就到这戛然而止了,在接下来我到底怎么去说no?

Cico:鸡汤可以在意识上告诉你说no是对的,通过这种非常奇怪的、非常不同的推理。但是当你在生活中,真正去实践,去说no的时候,是另外一回事,那个需要调整你的这种mental skills(心理技巧),这个是鸡汤无法给予你的。而且当你想到那个人是不好的时候,因为你已经被这文章所感染了,说这个人很贱的时候,对别人的这种判断,让你很难获得一种平静的心态。

当你无法平静的时候,你说no更难,所以这也是鸡汤的问题,掺杂了过多的判断,通过判断来产生一种共鸣,所谓这种泄愤。但它也没有传出有效的信息,来告诉大家如何去真正调整自己的mind来做事情。所以这是鸡汤一个问题,就是它只是在语言层面,它没有超越这个现实。而我们这种觉性、正念,它是超越语言的,因为我们不是用语言来传输的,是让你自己来体会,同时意识到你的这种心灵是如何运作的,在不同的环境下你的心理是如何反应的。

当你知道你的内心状况之后,你就能够从你自身出发,找到适合你自己解决方案。这也需要智慧,需要价值观,都幻化成你的每一个mental decisions(决定),每一个你的、小的一种精神上的这种细节。

Joyce:如果是我正念之后,我就会有勇气说no吗?我就知道在什么时候该说no了吗?

Cico:对。因为当你意识到你的mind是最主要的事情之后,发现当你不说no的时候,你的mind立刻会起各种反应,包括焦虑,各种情绪出来之后,你就意识到说no才能解决问题。而说no的场景对于每个人是不一样的,所以我不能告诉你如何具体地说no。

因为你需要结合你自己场景,但我要告诉大家是一切以你的内心为主,你内心的状况告诉你一切,你要去观察它,你要对你内心足够的敏感,你才能够更好的保护你自己的内心世界。同时你还要调整你的是内心世界,在一个合适的状态下,与这个世界和谐共处嘛。所以,这是正念能够告诉大家的东西。而且当你知道了你自己的内心如何运转之后,你也就知道大家的mind是怎么运转的。因为所有的内心,规律是一样的。当你掌握这规律之后,你会更好的去理解别人。

说no的时候,实际上你更能理解别人,为什么会对你说no?这样你不会觉得难受,其实不光是你对别人说no ,别人也会对你说那种。大家都觉得被拒绝很难受,但当你真正理解mind如何运转之后,你觉得拒绝是很正常的事情,不会觉得难受,所以这是个非常动态的变化过程。

Joyce:今天我们聊的就是鸡汤和正念的关系,就聊得差不多了。

Cico:最后我想说的是,鸡汤,很多时候传递了很多好的信息,但是因为语言本身的这种交流有各种误解,鸡汤的问题在于它很难体系化,鸡汤越看越多,你越迷惑,而不是越清晰。

而正念是一个完整的,他是个大象,你需要摸遍它整个身体,你才知道它是个大象。

Joyce:好,今天的正念和鸡汤的关系,咱们就聊到这,好,谢谢大家的收听。

Cico:下次再聊。